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本地 >

40岁有妻儿的男子爱上别人女友,爱而不得竟杀害24岁情敌,被害人是家中独子

2021-10-14 13:51作者:hongyi5本地 人已围观

摘要2020年12月30日,刚满24岁生日的安徽小伙陆琪(化名),在出租屋内,被人残忍杀害。尸体被发现时,陆琪背...

2020年12月30日,刚满24岁生日的安徽小伙陆琪(化名),在出租屋内,被人残忍杀害。尸体被发现时,陆琪背部、肩部、颈部被人用尖刀捅了23刀。在被刀刺入胸腔后的数个小时里,他没有得到任何的救治,尸体被塞进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中,并随车转移。
 
40岁有妻儿的男子爱上别人女友,爱而不得竟杀害24岁情敌,被害人是家中独子

 
与此同时,造成这一切的犯罪嫌疑人邹某,仍耿耿于怀于其与陆琪女友小陈之间的关系,尽管邹某有妻有子,小陈也早已明确告诉他,自己和陆琪感情稳定。今日,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这故意杀人案。在庭审现场,邹某仍在不断为自己辩解。然而,无论他如何辩解,都无法改变他购买凶具、蹲守被害人、连刺被害人20余刀、用行李箱转移尸体等令人发指的细节。
 
凶手等在楼梯间里
 
2020年12月30日晚,24岁小伙陆琪像往常一样下班,一路和女友聊着微信,返回了位于嘉善路的出租屋中。陆琪身高176cm,相貌周正,仪表堂堂,是个谁见了都要夸一句精神的帅小伙。刚刚大学毕业不到半年的他,在公司培训中,结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女友小陈。半年来,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。陆琪已经通过聊天软件见过小陈的父母,二人甚至想好了未来孩子的名字,并悄悄的记录在社交软件中。
 
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未来发展。陆琪盘算着第二天和小陈一起跨年,过段时间,带小陈回家过年。准备好公务员考试后,再次向警察岗位发起冲击。上一次,因为面试不合格,他与梦想的职业失之交臂。
 
然而,这一切,都在12月30日晚,戛然而止。当天傍晚,曾与小陈有感情纠葛的邹某,携带了两个崭新的行李箱、一把尖刀、一把榔头、一把美工刀、以及扫把来到陆琪出租房所在地,守在楼梯间中,等待陆琪回家。
 
陆琪回家后,邹某跟随陆琪进入出租屋。进门时,他随身携带了一把尖刀别在腰后,一把榔头藏在羽绒服中。在房间内,二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邹某先后多次用随身携带的尖刀,刺入陆琪的身体中,造成陆琪肩部、背部、颈部20余处伤口。最终,陆琪因肺部破裂造成的是失血性休克死亡,结束了年轻的生命。
 
长刀从背部刺入
 
陆琪死后,邹某成为了这场冲突唯一的知情者。他试图将一切,解释为一场因情而生的意外、一次没预谋的激情杀人。与仪表堂堂的陆琪不同,出生于1981年的邹某,个子不高。尽管事发时处于婚姻状态并育有孩子,但他一直声称,自己和陆琪的女友小陈间“关系复杂”。
 
据邹某称,他与陆琪并不认识。在得知小陈和陆琪交往后,当日,他带着行李箱、刀具上门,希望从陆琪那里要一个说法。当日,他等在10楼至11楼的楼梯间中,等待着陆琪回家。陆琪回家后,他自称是小陈的男朋友,想要和陆琪“聊一聊”。陆琪邀请他进屋后,二人之间很快发生了冲突。在扭打过程中,他用刀刺向了陆琪。
 
据悉早在案发前,小陈早已拒绝邹某。作为未婚男女,小陈和陆琪建立了明确男女朋友关系,但邹某仍对小陈死缠烂打,多次示爱、围堵。案发当日,邹某先是从某银行领取了自己办卡获赠的行李箱、并随机多拿了一只行李箱,随后带着两只行李箱到五金店,购买了尖刀、榔头、美工刀、扫把等物品,又将这些物品,带到了陆琪居住的出租屋楼梯间内。
 
案发时,邹某利用别在腰后近乎儿童手臂长度的尖刀,从背部刺伤陆琪,随后将陆琪压制在书架附近,连续刺入多刀。被发现时,陆琪身上共计23处刀伤,多处刀伤贯穿胸腔。案发后,邹某没有对陆琪进行任何的施救,他将陆琪拖入卫生间内,用冷热水冲洗陆琪。随后,又返回楼梯间取出寄放在那里的行李箱,将陆琪装入粉色的行李箱中。因为行李箱装不下尸体,邹某还将陆琪的尸体衣服脱光,勉强塞了进去,并将行李箱寄放在楼梯间杂物中。
 
随后,邹某搭乘出租车返回居住地,从居住地驾驶着自己的机动车至陆琪家,将装有陆琪尸体的行李箱,装入自己的后备箱中,带至其工作的酒店。
 
自以为是“爱情”
 
杀人后,邹某给自己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妻子自己杀人的事实,并将自己的微信密码、股票密码、银行卡密码、保险单等记录,全部告知了妻子。然而,他的妻子第一反应就是不信,她认为,这是邹某为了和小陈私奔找来的借口。妻子赶至邹某所在的酒店,与邹某汇合。与此同时,迟迟联系不上陆琪的小陈,正在为寻找陆琪奔波。当天晚上,正在加班的小陈发现,陆琪突然不回她微信了。感到异常的小陈,于凌晨搭乘出租车,从嘉定赶到陆琪家,在陆琪住所地单元楼门外,小陈发现了一摊血迹。
 
极度不安中,小陈想起邹某曾告诉她,下午不要去陆琪那里,他一直在那儿。小陈不知道邹某是怎么知道陆琪的地址的,但邹某曾威胁过小陈,他在广州打过人,让人断胳膊断腿很容易。不安中,小陈打电话追问邹某陆琪下落。邹某让小陈不必再找,陆琪在他那里,让小陈直接到他所在的酒店中。邹某说,他喊小陈过去,是为了让妻子、他和小陈三个人一起做个了断。直至此时,尽管一旁的妻子苦劝邹某自首,但邹某仍在想着自己的情感纠葛,完全不顾被自己杀死的陆琪,正蜷缩在后备箱中的行李箱里。
 
“凭什么自首,大不了一命抵一命。”他对妻子说。小陈见到邹某和其妻子时,二人都坐在酒店10楼的宴会厅中,邹某看上去干干净净。邹某告诉小陈,陆琪被他杀了,尸体他丢进了垃圾场。小陈不信,跪在地上苦苦哀求,追问陆琪的下落。最终,小陈选择了报警。在小陈报警后的2分钟后,邹某自己也报警自首了。
 
被害人是家中独子
 
在庭审现场,邹某对自己的自首情节,进行了反复的强调,他坚称自己并非有预谋的杀人,行李箱和尖刀的出现,都是偶然。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官认为,邹某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、证据充分。邹某是有预谋的杀人,其作案动机极其卑劣,被害人陆琪不存在任何过错。在小陈报警后,邹某才采取了自首行动,邹某的自首是迫于无奈的,不应被认定为从轻处罚的情节。此外,到案后,邹某对自己作案动机等,没有如实的供述,没有真正的认罪悔罪。因此,公诉机关建议,法庭对邹某判处死刑立即执行。
 
目前,本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。陆琪的父母、亲人也都旁听了此次庭审。在庭审过程中,为了不干扰法庭秩序,陆琪母亲多次无声啜泣。她告诉记者,一直以来,陆琪是家中的独子,更是家里的骄傲。他从小就是班长,是家中的第一个大学生,在同一辈孩子里,陆琪一直出类拔萃。养育了24年的孩子突然离世,让陆琪的父母无所适从。他们说,自己已经50多岁了,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。

Tags:

本栏推荐